贝尔科教王作冰专访:从一堂课的初心到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蓝图

发布日期:2019-06-28   发布者:bellai   浏览量:287

王作冰自创办贝尔科教以来,一直思考怎样做面对未来的教育,他曾提出“一堂课的初心”,旨在建设好每一堂课、教好每一堂课,让孩子从每一堂课获益。

如果说一堂课的初心代表了王作冰对未来教育的理想与信念,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站在更宏观的视角,进一步构建面向未来教育的目标和规划。

人工智能时代来了,从深蓝到阿尔法狗,人工智能时代的大门正在被人类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推开。

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核心驱动力,在给人类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场全球性的竞争浪潮,给人类生存带来了挑战。重复性的劳动被人工智能取代,人类需要更多地去探索机器无法预测与应对的未知领域,实现自身价值。

王作冰认为,受人工智能影响的不只是当前一代人,更是出生于人工智能时代之下的下一代。面对迅猛非凡的时代变革,需要启动新一轮面向未来的教育革命,让孩子从小学会如何与人工智能相融共生。

《中国科学技术史》作者、英国学者李约瑟有一个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作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学者们普遍认为,一条巨大鸿沟横陈在技术发明成果与技术商业化之间,它是一种创新型解决问题的能力,即从问题出发、通过多学科融合找到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方法。

解决“李约瑟难题”的关键,在于培养下一代的“创造力”“逻辑思考和解决问题能力”“联系和系统思维能力”“团队协作能力”等素质,这是中国面向未来教育的目标,也是王作冰和贝尔科教的愿景与使命。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教育企业,出国热时代诞生了新东方,应试热时代诞生了学大、学而思,随着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也将诞生一个新的时代型企业。

 

乘着stem东风 顺势起飞

贝尔科教创办于2011年,创始人王作冰是程序员出身,团队其他核心成员均是来自IBM、腾讯、大疆等科技公司的技术人员。王作冰说:“程序员具备较强的逻辑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遇到问题、碰到困难善于从不同角度,用最短路径去解决,这应该得益于我们所受的编程教育,那么能不能将编程所具备的特点传授给孩子呢?”

基于这个想法,王作冰和他的团队成员开始研发课程,在实践过程中,他发现,机器人是承接编程教育的一个天然载体。“机器人教育是一个跨学科的交汇点,它既涉及到机械结构、智能制造所需要的工科思维,又具备编程带来的逻辑思维、空间想象、计算等能力。更重要的是,编程与机器人结合的课程可以让孩子进行创作,释放孩子爱玩的天性,又能满足家长对教育的需求,达到在做中学和玩中学的效果。”

编程教育与机器人教育相结合的交叉领域在当时还是一片无人区,作为“拓荒者”,王作冰和他的团队开始围绕着机器人和编程做课程研发。他必须思考和解决诸多问题,包括课程如何设计、智能教具及机器人如何研发、师资培训体系如何建立。彼时,王作冰就树立了一个信念:强大的教研能力是科教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王作冰专注于打造核心课程、智能教具等壁垒之时,恰逢STEM教育在国内方兴未艾。STEM概念诞生于美国,STEM是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四门学科的英文首字母缩写,代表国际上综合学科背景下新教育思潮。STEM教育有几个明显的特点:交叉学科、PBL(Project-based Learning,基于项目的学习)、触达真实世界。和传统K12教育不一样的是,STEM教育没有标准答案,而是教会孩子们如何理解和塑造这个世界。

STEM真正进入主流赛道则离不开教育部自2015年开始密集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探索STEM教育、倡导跨学科学习方式,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增长动力。据广证恒生针对教育行业的深度报告测算,2018年STEM教育公司的投融资规模相比2015年增长了近17倍,行业开始全面爆发。

借着STEM风口,凭借先发优势,已经打造竞争壁垒的贝尔科教顺势起飞。2015年8月获得黑马基金、伯符投资的数千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6年9月完成超过8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高通创投、黑马基金等共同完成;2018年完成数亿元的B轮融资,由国中创投、高通创投等共同完成。而在整个STEM赛道上,近90%的项目分布在A轮及之前,成立八年之后,贝尔科教成为真正的头部玩家。

 

构建少儿编程教育的闭环生态

借助先发优势及资本的力量,贝尔科教已经组建了包括线下机器人活动中心、线上教学平台、智能硬件和机器人大赛在内的闭环生态。

王作冰认为,在少儿编程教育还是“非刚需”的背景下,完整的生态闭环可以保证稳定的现金流以及强用户黏性,是必然发展方向。

线下教育服务一直是贝尔科教最为重要的板块。王作冰说:“相比于线上教学,线下模式更重要,对课程的研发和客户体验优化难度更高,但其带来的成效也是明显的。少儿编程领域,家长的接受度、思维没有转变到线上,因此线下教学还占有一定优势,利于初期引流。并且线下教学重交互,用户黏性极强,现金流稳定。”

线下教学平台帮助贝尔科教吸引了众多高黏性用户,打造了牢固的品牌基础,但其距离边界效应明显。为了快速规模化,贝尔科教搭建线上教学平台bellcode。不仅增加线下教学平台的学习场景,bellcode还可以为教学平台没有覆盖到的地区的用户提供教学服务。

另一个板块则是贝尔科教的智能产品,细分为Mabot系列、Rebot系列和Thunbot系列。其中Mabot多应用于教学场景,作为教具使用;Rebot和Thunbot多用于比赛场景;而优宝陪伴机器人则是作为贝尔科教AI研发和应用的试点产品,未来计划将其语音识别、智能交互等功能大规模应用于课程中。

在拥有了大量高黏性用户、多系列硬件产品和内容平台后,贝尔科教的竞赛板块也趋于成熟,并成为了盈利业务之一。至此,国内包含线下教育服务、智能硬件产品、线上教学平台、大赛平台四个业务板块的商业闭环已形成。

“机器人的研发投入能确保公司在技术上的优势;创意科教线下教学业务正在加速布局全国市场;大赛业务板块可以迅速拉动品牌知名度并成为核心特色;在线教育业务线的开展,增强用户黏性,有望将机器人教育及游戏带入家庭。”王作冰这样描述贝尔科教的战略思路。

“商业生态闭环”的战略布局,让贝尔科教的营收和利润快速增长,成为这一轮STEM教育行业竞争潮里率先跑通了商业模式、具备独立造血能力的领头羊。据了解,贝尔科教目前在全国2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1000多家线下机器人活动中心,累计会员80万人。

 

面向人工智能时代的AIQ教育

贝尔科教自创立以来,一直在思考:面向未来的教育应该重点培养孩子何种能力?王作冰认为,每个时代的教育都带有其独特的烙印,需要顺应时代的发展趋势来调整教育这座人才熔炉的方向,向社会输送能满足时代发展的人才。在工业时代,IQ理论迅速占领教育高地;信息时代,由EQ主导教育风向;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AIQ”将主导未来的教育。

“AIQ”由王作冰在《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革命》一书中提出,即人与人工智能之间合作、竞争的能力指数。他认为,AIQ将成为人工智能时代衡量个人能力高低的标准。面向未来的教育,目标在于培养学习者的AIQ,即人与智能共生共赢的能力。

王作冰说:“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在培养单一能力型人才、知识型人才、跟随者,已经无法应对来自未来的挑战。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正如徐扬生院士所说的那样,应当在四个方面着重发力:培养文理融合的复合型人才、培养学生想象力与创造力、加强非知识型的教学与考试、培养学生自我学习的能力。”

AIQ为理论框架,贝尔科教开始领跑STEM教育赛道,打造贝尔科教升级版。一系列动作显示了贝尔科教作为行业头部玩家的战略布局能力,包括成立全球AIQ课题组,将全球各地教育、人工智能、科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聚集在一起,推动AIQ理论发展,以在未来反哺教学活动。

贝尔科教的产品、教学方式、培养目标、课程体系都基于AIQ理论构建。王作冰说:“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重复的事情,但人类的机会是在创造力这一部分,那就应该重点去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因此,贝尔科教的产品开发、课程设计围绕着这一主旨进行,比如开发了可支持无限延展的Mabot,以实现孩子们各种新奇的想法。它很适合作为孩子学习的工具,去进行创造力的培养。”

贝尔科教的课程也全面基于AI技术、AIQ能力培养而构建。王作冰说:“我们说打开AI的钥匙是什么?很重要的是儿童的编程能力,当他理解了AI是怎么构成的,理解了数字世界是怎么个运转的方式,下一步才能更好地去驾驭这个工具。”

投入教育行业多年的王作冰初心不改。他说:“贝尔科教不是一家培训公司,而是一个教育企业。我们的团队也正是唤醒孩子灵魂的那群人。贝尔科教拥有面向未来人工智能时代教育的AIQ理论,希望开创全新的教育流派,培养真正的人工智能时代原住民。”

 

楼市传媒:对于中国的孩子来讲,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哪个更重要?

王作冰:应试教育是现有体制下短期的一种满足升学需求的教育方式,但从长远来说,更重要的是孩子能力的培养。能力培养靠什么?很大程度上是靠素质教育。

素质教育、应试教育不要把它们排序。哪个优先级更高?我认为如果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应试教育应该和素质教育相结合,让两者都好。

楼市传媒:编程教育现在很火爆,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王作冰:编程教育发展迅速,背后的逻辑实际上是社会的变革和技术大潮的来临,在我们小时候没有这些变革的发生。而当人工智能时代到来,编程变成了打开时代大门的钥匙。可见,巨大的教育需求是社会变革带来的。

我大胆预测,编程语言将成为一种通用的语言。在我们小时候强调英语学习很重要,英语是走向世界的一种通用工具。在未来,通用的社会语言应该是编程,将来每个人都会写代码。目前,国际知名公司如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很多时候已经不再招专业工作人员,而是招聘懂python语言、懂编程的人员。在我国也能看到这个趋势,如2018年浙江省信息技术教材编程语言从VB更换为Python,Python语言将纳入高考。

实际上,编程语言都是表象,背后是一个编程逻辑、编程思维和数理思维,这些思维和逻辑奠定了未来的工作方式和思维方式。

楼市传媒:无论是孩子或是成人,懂编程和不懂编程的人区别在哪里?

王作冰: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编程过程中很重要的是解决bug的能力:发现问题、固定问题,然后寻找各种路径去解决它。在工作、生活当中,虽然不会通过程序解决实际问题,但是一定也遵循着同样的高效思路。所以,编程思维是什么?通俗一点说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通过最短路径把问题解决,实际上是一个系统性的思维。而编程教育,本质上是让孩子形成逻辑、高效的思维习惯。

如在招聘员工时,你会发现有的员工没有那么严谨的逻辑,做事情的效率有点低,而思维习惯不是马上形成的,经过系统训练后工作的效率才会很高。我觉得这是本质差别。

楼市传媒:现在国内教育的水平处于什么阶段?未来,教育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

王作冰2017年以来,国家层面已经推动一系列政策,比如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提高素质教育。我觉得未来会两条线并行:第一条线是体制之内把基础学科教育向前推进,这是中国教育的强项,未来将用更创新的方式把基础学科教育做得更好。另一条线是素质教育,大力鼓励校外社会力量把素质教育发展起来。这两条线都很重要。对于小朋友来说,素质教育和基础学科教育两条腿都要走好。

楼市传媒:人工智能如何和教育结合?在教育过程中,它扮演怎样的角色?

王作冰:人工智能与教育的结合可以分几个层面。首先,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教育应该前瞻性思考如何应对人工智能大潮带来的巨大社会变革。其次,人工智能的技术在教育行业中如何应用。一个是道的层面,一个是术的层面,道的层面现在探讨得并不多,这需要有一定的前瞻性。在道的研究层面,贝尔科教进行了一定深度的研究。我在《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革命》这本书中提出了一个AIQ理论,就是人工智能商数,它是人与人工智能竞争合作的能力指数。术的层面就是现有的人工智能技术如何在教育中落地,基本上各个互联网公司都在深入研发和实现应用落地,如系统自适应,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得出相应最适合的题目难度等。

楼市传媒:线下教育业务一直是贝尔科教最为重要的板块,在扩张过程中遇到过什么痛点?如何解决?

王作冰:线下教育实体模式的距离边界效应明显,所以一般会选择商场、写字楼、社区底商等人流量大、交通便利的地方,这是直接影响客户流量的重要因素。现阶段,线下教学占有一定优势,用户体验更好,黏性极强,现金流也稳定。贝尔科教未来计划在全国拥有5000个校区,5万间教室。

做线下教育最大的痛点就是房租,希望未来房地产企业与教育机构能在战略层面进行更多合作。从本质上说,教育产业是千万家庭的核心刚需,房地产与教育产业双方资源整合,一方面能够为社区提高附加值,另一方面也将成为社区商业、商业中心的利益增长点,是双赢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