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工智能充满敌意,他很委屈

发布日期:2019-05-14   发布者:bellai   浏览量:228

2017年,面对和AlphaGo的围棋人机大战,不可一世的天才棋手柯洁一度失声痛哭。3:0的比分,是柯洁职业生涯最为惨痛的溃败。

赛后采访柯洁说道:“我期待AlphaGo犯错,我试图抓住它的任何破绽,但全部无功而返。最后反而因为自己的小错误,让AlphaGo接连得手。”

不犯错的人工智能,看起来是人类不可战胜的对手。

 

同样是2017年,阿里巴巴内部孵化的智能设计平台“鹿班”横空出世(原名鲁班,后更名为鹿班)。“双十一”期间1.7 亿张撸图战绩,让“鹿班”成为设计师眼中比变态甲方还恐怖的存在。

在设计师为自己10分钟的快速排版而暗自窃喜的时候,“鹿班”只需1秒就可完成操作。

“鹿班”的超高效率,似乎让设计师们感受到了来自人工智能的一丝威胁。

 

从以上两个案例我们不难看出:人工智能擅长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极致的准确率、极致的效率……在某些领域,人工智能可以比人类更出色、更快速解决问题。

当我们一味地将人工智能的优势与人类的软肋做比较,很容易产生“人工智能威胁论”的萌芽。事实上,人类的创造力、高情商、融会贯通等能力,与人工智能相比更高一筹。由此可见,人工智能与人类各有分工,彼此的优势并不冲突,反而可以相互弥补,彼此成就。

 

李开复说:“在未来,人类思考需要5秒以下的工作,都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诚然人工智能的出现和发展,势必会淘汰一些不具创造力、操作高度重复的低端劳动者。但是与此同时,也会催生大量新的职业,诸如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等等。

人工智能让人类从机械化、单调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从而投入到智能时代衍生出的新兴行业中,两者形成黄金交叉,人脑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已成为当前最为高效的社会分工方式。 

 

一方面,人工智能在为社会的发展不断创造价值。一方面,如果将人工智能的超能力用于歧途,于人类而言也是巨大的威胁。

从科幻片中那些幻想统治世界、摧毁地球的强人工智能,到我们现实生活中出现的那些扰乱我们正常生活秩序的电销机器人……作恶的人工智能让人们深恶痛绝。

近期,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在朋友圈宣布:科技向善,将成为腾讯新的愿景与使命。其实早在1999年,Google就提出过“永不作恶”的企业宗旨。

如果说“不作恶”是企业的底线,那么“科技向善”则把企业发展科技的态度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人工智能的智慧是人类赋予的,黑科技的危害也是出于人类之手。技术本身没有善恶之分,用于正途还是歧途完全取决于人为设定。

我们不能因为担忧未来,而否定技术的价值、抗拒时代进步。但是我们可以在技术发展的过程中,引导正确的价值理念和行为规范,为构建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科技社会而共同努力。

正如专家所言:人工智能时代,或许真正的风险不在于人工智能的恶意,而是人的本心,人性的黑暗面只能靠人性来制衡。人心向善,科技才会向善,唯有向善的科技,才能真正为人类所用。

如何赋予科技向善的属性、让人与智能共存成为共识,既需要以腾讯为代表的科技影响力企业发挥带头作用,更需要让我们的教育先行、提前布局。 

贝尔科教所提出的AIQ理念,多元智能、创造力、沟通力和学习力的教育模式,都是应对人工智能时代发展所制定的人才培养方案。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只有用其所长、避其所短,充分发挥人的优势和控制力,才能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繁荣。

未来只有改革我们的教育模式,才能培养出社会所需的新型劳动力,才能对科技发展方向有更清晰的认知。即便未来不可避免有向恶人工智能的出现,我们也能凭借人类的智慧和能力轻松化解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