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2018】贝尔编程创始人林钊仕:我们要培养孩子的AIQ

发布日期:2018-11-15   发布者:东瓜  来源:芥末堆   浏览量:349

芥末堆 东瓜 11月14日 报道

今日,在芥末堆主办的“碰撞·演变”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上,贝尔编程创始人林钊仕发表了题为《依靠产品和渠道突围少儿编程》的演讲,在演讲中,林钊仕梳理了少儿编程行业的痛点,也介绍了贝尔编程的优势与产品形态。

以下是林钊仕的演讲实录精选:

首先,少儿编程作为一个被创业者还有大公司,还有很多资本都极其看好的一个增量的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200家的少儿编程的品牌还有机构。从2017年开始,每个月都会有1-2个品牌拿到新的投融资。再加上政策的推动,确实是处于一个非常利好的风口。

但是,同样的整个行业也存在比较多的问题。

第一,行业的课程标准还有它的评价体系是不够完善的,在整个内容也是比较同质化的,质量会比较参差不齐。

第二,进入的门槛比较低,天驰也说了,那个老师,找一本书,找一个教授就能开始进行讲课了,并不是所有入局者都能够用心有能力做好产品跟能力的打磨。

第三,整个市场的认知度比较低,这导致我们在前端获客的时候成本就会非常高。

每一个新兴领域都会经历从一开始的混乱,到后面慢慢的标准化的一个过程。

所以,我们整个贝尔编程从一开始也是确立了以内容和产品为核心,然后全力的去打造我们的一个标准化的课程体系,然后围绕着我们的教学目标,教学模式,然后去打造适合的产品工具。我们在内容足够优质之后,就开始去打通我们的渠道,然后实现线上、线下的一个联动。这是我们大致上的思路。

说到内容,在座应该非常多对少儿编程关注或者是从事少儿编程的朋友。我想大家从最本质的用户价值出发,少儿编程究竟是为用户带来什么,为我们的孩子赋能什么?或者说,我们在5-10年之内,我们不变的是什么?

这个事情我们是这么思考的。

目前在国内有三种主流的切入模式,其实刚才几为伙伴也提到了。

第一,培养编程的兴趣,以启蒙为主,以趣味性、游戏化为重。

第二,真正教会你一技之长,教会你编程的技能。

第三,不止于编程的技能,更教会你在思维层面、创造力层面提升你的整个思维能力。

那么,究竟哪一个是更好,哪一个更重要呢?我们贝尔编程这么思考的。

教育要面向未来,少儿编程要面向人工智能时代。什么样的人才才最终能在人工智能时代脱颖而出呢?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我们把它叫做AIQ,AIQ是贝尔集团的董事长王作冰在《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革命》一本书中提出来一个新的概念,实际上就是人跟机器打交道,跟AI打交道的一个能力,原来我们有AQ、IQ,未来我们需要有AIQ。

计算思维是高AIQ人才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种思维能力,它实际上就是我们人把很多复杂的问题去格式化,然后变成用计算概念,或者用强大的计算工具,能够帮我们解决的一个思维的过程。

所以,我们贝尔编程也很快的确定了我们的课程体系是必须围绕着计算思维为中心,然后在这个过程去培养孩子的专业能力、编程能力,以及编程兴趣,在这个过程去提升他们的创造力,以及问题的解决能力。

所以,贝尔编程的学员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呢?我们觉得是他更善于利用计算思维,然后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非常有创意的、有创造力的、高校的去解决各种问题。

举两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我们有个学员想在节日的时候送给他的小伙伴们一些礼物,一开始的时候可能想要手动的做十几,甚至二十张贺卡,在学习了我们的编程实践课之后,他受到了启发,他觉得中间这种重复性的工作可以抽象出来,用他所学到的工具帮他去完成。于是他花了大概30多分钟的时间,把重心放在这个抽象的卡片设计这方面,快速的制作出了数十张的卡片送给他的小朋友,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一个案例。

另一个案例,我们有一个学员叫做小韩,他发现他的姐姐每个学期末都需要上教务管理系统做大量的教师的评价,做这个教师的评价是一个非常重复性的和无聊的工作,大概要花半个小时不断的点选下拉框,然后选择优秀良好——重复性地完成十几个老师的评价。小韩学了我们的脚本工具之后,快速的去意识到这个事情能够通过脚本的计算工具来帮她去解决这个问题。于是他花了大概20多分钟就完成了一段脚本,帮助他姐姐在10秒钟之内就完成了全部老师的一个教师的点评,并且他姐姐把这个idea分享给他身边的朋友也收到了非常好的崇拜的效果。我们会发现,小韩其实非常有意识的去把生活中这些机器擅长的事情抽象出来,然后交给机器去做。

所以,整个贝尔编程的培养目标我们是以计算思维为中心,然后去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希望他们有意识的,有能力的去掌握更多的计算工具,然后去成为AI时代一个善用计算思维解决问题的人才。

而在确认了以计算思维为中心之后,我们整个课程体系的研发其实是非常清晰的,我们参考了大量的国外资料,包括我们从计算思维,从三个角度:计算概念、计算实践、计算视角三个角度不断的拆解结合,最后构建我们的一个课程体系。

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教育其实像扔棒球一样,内容很重要,这个棒球很重要,但是怎么扔实际上也非常重要。所以,我们经常思考,究竟什么样的产品怎么去教,用什么样的教学模式去教,才能够在一开始就唤起孩子的兴趣,在这个过程又能够非常高效、有效的传递知识,最终达到教学目标,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贝尔编程的产品形

所以我们产品团队也是深入调研了国内外的产品,发现基于图形化编程或者文本编程的工具下面,我们主要有以下的三种产品的形态,或者模式。第一,以视频或者真人的直播的教学,这种在国内也是比较流行。第二,以Puzzle为线索的闯关模式,一关一关让孩子学习编程知识。第三,两者的结合,既有视频或者真人教学,加上闯关的产品形态。

我们也不能说哪一种就一定比哪种更好,因为每个机构或者品牌它的教学目标,教学模式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其实是基于我们自己的一个明确之后,我们去批判性的吸收,然后最终沉淀出我们自己的一个产品的形态。同时,整个贝尔科教集团从2011年开始就致力于少儿创意科教领域。我们经过七年的实践的沉淀,在很多教师的理论、教学的理论、学习的理论上面是有非常多的经验的总结。这个相对于很多其他在少儿教育领域没有深度沉淀的公司我们也是有比较大的优势。

最终,结合编程注重探索、注重实践的特点,我们确立了以游戏为壳,学习为核,融合了精构主义的学习理论,开发了一套闯关学习系统。

我们在选择方面也是从经典的西游故事切入,结合AI或者科技元素打造了一套IP,在故事中整个西游的世界跟AI的世界发生了很大的碰撞,造成了非常大的混乱,而孩子需要通过学习编程去帮助悟空拯救他的朋友,去恢复整个西游世界的和平。以学习为核,我们强调学习应该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自主的去学习探索,在这个过程中去建构学习知识的意义。

我们是非常喜欢建构主义的理论,以建构主义的理论为基础,结合整个贝尔科教集团非常成熟的5C1E的模式,最终打造了这套游戏化的学习系统。

第一,通过最左边教学视频做一个教学的引入,唤起孩子的兴趣,然后去给后面的建构的情景做一个铺垫。

第二,通过我们的Puzzle闯关构建一个真实的问题的解决场景,让孩子去探索、构建知识的意义。

第三,通过视频+Chris(音译)总结,让孩子去总结这堂课的知识。最后会通过DIY一个作业的形式,让孩子去综合之前的一个知识加本节课的知识再做一个综合的实践跟运用。

贝尔编程的渠道优势

整个贝尔编程的系列产品也包含了线上的录播课,还有一对一的直播课,以及线下的双语的特色双师课堂。

我们是怎么把这些系列的产品一步一步的推向市场的呢?

首先,在线下,整个贝尔科教集团是有非常强大的渠道优势。目前,在全国100个城市里面已经有超过800家的儿童机器人学院。然后,整个贝尔编程的双师课堂也已经进入200家的机构服务。而在线上我们确立了以自增长为核心,围绕AARRR(获取用户、激活、留存、收益、传播)这五个步骤,然后去拆解用户的接触点,然后去结合已经非常成熟的一些裂变,增长的一些玩法,然后去实现群生命周期的自增长与获客。

在多渠道,多模式获客上面也尝试了非常多种方案,比如各大效果类广告,新媒体投放,微信群的运营,各种运营活动,最终我们提取出性价比最高,最适合我们的运营活动,把它固化成我们的常规运营动作。

整个贝尔编程目前付费用户也已经突破3万人,在增长Key值上面我们也已经达到了“1”。最后,我想利用李希贵校长的一句话,他说:“人类的文明实际上是技术与教育的一个赛跑,当我们教育能跟得上技术进步的时候,我们整个社会会比较和谐,家长没有那么焦虑。但是,当我们的技术出现非常大的变革或者突破的时候,对我们的教育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目前以计算机为中心的像数字技术、信息技术跟AI技术的出现实际上对我们整个人类是特别好的,但是对于整个教育的冲击也是非常大的。在未来不到20年之内可能超过60%的职业即将消失。然后,我们就在想少儿编程在很大的意义上是帮助我们的下一代能够跟得上AI时代的一个技术的变革。所以,我觉得是特别有意义的。

但是,这个过程也需要我,还有需要在座的做少儿编程的同仁们我们一起去努力,我们一起共勉,最后,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