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科教:教育,慢即是快

发布日期:2019-07-26   发布者:bellai   浏览量:160

古人用邮驿传递信息,长达数月;电报的出现,将信息传递时间缩短为几天电话的演变,让我们实现了实时通话而现在,只要拿起手机,来自全世界的信息都通过互联网涌了进来。

信息传递的速度翻了N倍不止,信息差被极大缩短,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世界在变快

信息传递速度和方式的变化,大大加快了世界的“运转”速度,我们开始进入到一个瞬息万变的高速发展时代,一切的事物变化都在讲究速度。

比如5G的诞生!5G是通信领域的重大技术突破,同时也为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质的改变。5G时代,信息的传输速度比4G快100倍,网速最高可达10Gbps,网络延迟缩短到一毫秒,几乎是零延迟,万物互联即将成为现实。

比如AI的“快进”!AI虽然不是最近才出现,但却是从近几年才开始进入发展快轨的重大科技之一,并且已经悄无声息的注入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人脸识别,语音识别、无人驾驶等等。无人化、自动化、智能化的发展,让一件工作的完成速度,从要用天计算变成可以按分钟或秒钟来计算。全球已经掀起了新一轮的AI技术革命。

 

比如“速食”的企业!不知从何时开始,创业开始变得越来越“平民化”,一个idea甚至就可以拿到上百万的融资。大量的新企业如春笋般疯狂生长,但同时也在被快速“收割”。反复融资、烧钱成了很多企业的标配,这也导致企业生长周期极短,就像快餐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

比如焦虑的家长!“神童”、“天才”、“学霸”成了很多家长培养孩子的目标,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依然是主流心态,父母怕孩子输在起跑线、怕阶层固化孩子难出头,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一股脑灌输给孩子。为了孩子提前上学宁愿选择剖腹产,为了孩子小升初能去更好的中学宁愿高价购置学区房,为了孩子能早出国从幼儿园就开始走“国际化”路线。

可以见得,从群体到个体,“快”都是主旋律。但在万物发展都讲求速度的时代,唯有一件是慢工程且不可逆,那就是教育。

教育却要慢

在中国,处在K12阶段的学生规模超过两个亿,还没有算上接受幼儿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人口。如此庞大的受教育人口规模,可以想见横跨在个体与个体、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差异会有多明显。并且,由于受大脑发育水平、环境和年龄影响,不同阶段的孩子,都有其不同的成长规律和特质,这是一个发展缓慢、敏感,需要特别照顾的阶段,还不可逆。

所以,教育需要遵循孩子的成长规律和特性,根据不同孩子的特点和差异进行精细化教育,逐渐淘汰从前粗放式的教育方式,让教育真正慢下来。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施教者在教育中发挥的作用一直很重要,但也在逐渐发生着转变。一个教案用N年的时代早已过去,取而代之的是,施教者要根据受教者群体的特点进行不断的调整,慢慢打磨教学规划。孩子在受教育阶段基础打得越好,未来的适应能力就越强,竞争力就越强。

 

但在逐利的时代,本该用耐心打磨的教育,也开始有“速食”的倾向,尤其是在线上教育快速发展的今天。一个企业建立、运营的成本逐渐降低,教育企业的准入门槛也越来越低,导致五花八门的企业层出不穷,甚至只要有所谓的“课程”,就可以自称为教育企业。没有完整的教学体系,没有正规的课程体系,没有过硬师资团队的“三无”机构越来越多。摊开一个平台,就能上课。

家长把孩子送到这样的教育机构,承受着高昂风险。除了可能会面临资金损失外,更重要的是会耽误孩子的成长进度,而孩子的成长本就不可逆。从短时间来看,也许只是几节课的事,但从长远来讲,不要说几节课,就算是一节课也有可能会决定孩子的成长和努力方向,甚至关系到孩子的升学和将来就业。

教育,慢即是快

企业逐利无可厚非,因为要生存,但如果不考虑长远发展,只看利益,那么崛起的有多快,可能陨落的就有多快。不过还好,在大环境并不乐观的情况下,始终还是有很多教育企业在坚守,做快时代的“逆行者”。比如,在STEAM教育行业深耕了八年的贝尔科教。

STEAM教育在中国流行的时间并不长,但在欧美等国家STEAM教育早已兴起多年,所以贝尔科教早在2011年就已开始布局该领域。

贝尔科教在成立之初,其创始人王作冰就确定了“稳扎稳打”的发展路线,所以8年来贝尔科教一直秉持着“慢”原则。从打磨课程,打磨教学到打磨平台和硬件,再到布局全产业链科教平台,贝尔科教始终是在循序渐进,不断加码。在线下铺设的机器人活动中心从最早的8家,现在已发展到全国1000多家。贝尔科教并没有急功近利,一口吃成胖子,而是采用单点渗透的方式进行市场拓展,现在市场版图已扩展到全国200多个城市,市场份额始终保持领先地位。

在布局线下的同时,贝尔科教基于孩子们对于在线编程学习的需求,又开发了贝尔编程在线游戏化学习平台,帮助孩子把编程学习场景从活动中心延伸到了家庭,满足了孩子们对于编程课程需求的同时,也给家长们创造了一个高质量陪伴孩子的良好环境。

与很多科教企业不一样的是,贝尔科教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资金在硬件教具产品研发上。贝尔科教创始人王作冰表示,曾有很多人认为“自研”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他顶住多方压力,依然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为的就是能够提供给孩子更多元,更符合儿童成长规律的教育产品,让课程迭代和内容研发始终以孩子为中心,而不必受到教具限制。这种创新精神对科教企业尤为重要,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更是重要。

贝尔科教早已实现自造血能力,但创始团队没有选择赚快钱,减少对课程、教学、硬件的投入,而是加大了投入力度。也正因为如此,贝尔科教提供给孩子们的教育服务也在不断升级。从最初上好一堂课,到如今完备的教育服务体系,孩子们在贝尔科教可以完成能力提升、能力测评、游戏社交、赛事游学等多种项目,涵盖了多种学习场景,完成全方位的能力提升。

尤其在课程方面,贝尔科教始终坚持“一堂课的初心”。无论如何发展,都坚持上好一堂课,建设好一堂课的原则,从教学教研、课程设计,到上课场景持续不断升级。

贝尔科教所有课程都以AIQ教育理论为核心,只为给孩子打造一套完整的创造力、编程能力和计算思维能力培养体系。创始人王作冰认为,教育就应该提前布局,才能让孩子现在习得的能力,能够应对未来。只有具备AIQ(人工智能商数)的人才,才能在人工智能时代更好的适应环境。

贝尔科教研发的BeBO沉浸式智能教室,就是模拟人工智能时代的学习场景。BeBO可以帮助老师完成标准化教学部分的内容,让老师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与孩子的情感沟通当中,而且还可以与智能教具和软件平台连接,实现互动式教学。这与一出生就处在智能和互联网时代的孩子们更加有共鸣,课程的体验感大大加强。既可以满足孩子对于情感沟通的需要,又能够帮助孩子更好的建立与事物的联系,让课程更加通顺流畅,让教育自然发生。

贝尔科教创始人王作冰说,AI不只是人工智能,更是“爱(AI)”,贝尔科教要让孩子在学习的同时感受到教育的温度。贝尔科教在做的事情,就是通过我们的教育,把面向人工智能时代的能力通过有趣有爱的方式传递给孩子。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一个慢工程,贝尔科教在科教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今慢慢打磨,精雕细琢每一节课,是为了成就孩子将来的“快”。